东北财经大学官网
首页 - 东财大学生 - 第117期《东财大学生》 - [天下]教育,铁栏或翅膀?

《东财大学生》
编辑部

《东财大学生》编辑部介绍:

      《东财大学生》编辑部成立于1992年,是学生处指导三大社团之一。作为校刊编辑部门,在校内外具有深远影响力。二十三年来《东财大学生》杂志以“校园、新锐、成长”为风格定位,是校园和社会敏锐的观察者和记录者,用高一度的视角全面阐释青年人的关注点,更是财园学子们理想和追求上的风向标。目前杂志设有校园巡礼、人物、天下、财经、校园、潮流六个栏目,每年刊发正刊四期,制作新生特刊《启航》《新生宝典》和毕业生特刊《征帆》各一期。当新媒体开始崛起之时,《东财大学生》编辑部作为校内最具活力的学生媒体,率先创立《风尚东财》和《东财大学生》微信平台,引领校内的大学生自媒体风潮,共建积极阳光的校内文化生态。


第117期《东财大学生》

[天下]教育,铁栏或翅膀?

2015年06月25日

 “I have to remind myself that some birds aren’t meant to be caged. Their feathers are just too bright.”——《肖申克的救赎》

    当衡水二中安装铁栏的图片在社交网络上疯传时,笔者的脑中回想起这样一句话。这所高中每年都会有几天登上各大媒体的头版头条,褒贬不一。对于新一次荣登话题榜,大家早已见怪不怪,最多是再讨论一番这所学校的办学模式,然后再牵扯几句与之密不可分的高考,愤愤然之后不了了之。然而差不多相同的时间,河南省实验中学的一位女教师简短有力的辞职信——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,洒脱的笔墨直击网友们心底最柔软之处,令人们直呼颇具“情怀”。黄河南北的两件不相干的事,却看似都和“笼子”有关——一个架起铁笼,一个挣脱铁笼。

   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是一种洒脱的态度,但更应该看作是对精神生活品质的追求。平心而论,时下的我们并不缺乏所谓的精神:坚守岗位是精神,乐于奉献也是精神。可为何我们依旧自嘲“穷得只剩下钱了”呢?其中缘故怕是在于,我们的精神,更像是为社会建设所喊的口号,声声震天而掩盖了个人的精神需求。那精神来自外界,而非发自内心;我们虽有精神,但它却不自由。反观衡水二中亦如是:每天高达15个小时的学习时间,无抬头零交流式的学习,两点一线的日常生活,如果没有坚忍不拔、勇敢追梦的精神,也不可能做到。若是对应这句“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个在路上”,我们不难发现,衡水二中的教育始终停留在身体的层面,以巨大的时间成本来获取虚高的分数。而那些令栏外人惊叹、栏内人感动的精神,只不过是为了激励身体力行所高喊的口号而已,对于我们自身又有多大贡献呢?有趣的是,其实高考本身已然在通过灵活的命题鼓励学生的精神思考,然而我们的中学教育,却抱以极其功利的心态,将展现学生精神的题目,变成熟能生巧的记忆模板。如此做法,消耗巨大的时间成本倒是其次,可悲的是干枯了学生的心灵湖泊,还要以“勤能补拙”来掩盖想走捷径的本质。浮躁和功利侵吞了“灵魂工程”的神圣,沾染尘土的翅膀又何以期许在未来飞得更远?

    当然,把责任全部推给高中教育也是有失公允的。不能否认,尽管高考在用多种多样的方式摆脱刻板,但其评判标准——分数,依旧没变,也正是这样的标准塑造了这些“名校加工厂”似的学校。素质教育提倡多年,但经历过血雨腥风的高考厮杀,每个有着切身体会的人都明白,“素质教育”也不过是口号一声。我拿着多高的成绩,我能去怎样的学校,分数依然是衡量的唯一砝码。于是有着各式各样的“衡水二中”存在着,有着各式各样明里暗里求加分的勾当存在着。或许衡水二中并没有错,它只是在与高考的博弈中找到了最高效的应对之策。其他高中呢?不过尔尔,只是应对得不够好,不够出名罢了。在这场可能关乎学生一生的赌局规则里,没有什么比高分更重要——现实早已写在血红的标语条幅上。如果用时间成本去丈量,那么考上名校要花费的成本究竟多大呢?答案显而易见。我们的教育给了我们改变命运的机会,但成本是巨大的。天赋异禀的人终究是少数,在激烈的竞争中,那些名校仿佛就在给那些肯花费巨大成本的“衡中人”准备着,无论他身在衡中与否。成本背后就是牺牲——牺牲掉宝贵的青春年华,牺牲掉可贵的精神塑造,牺牲掉我们呼唤的素质教育。而另一部分不甘心牺牲精神自由的学生们,高考也给予“公平”的低分。两败俱伤。再声嘶力竭的呼吁恐怕也不及制度导向的强大,当这种导向无法给予“身体”和“灵魂”一个双赢的结果,又何以奢求完善的教育模式呢?

  而或许你认为,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的情怀,就是突破铁栏禁锢的典范,但现实并不是。这样的情怀固然是美妙的,却也是悲哀的。美妙在于那位老师勇于追求新生活的勇气,悲哀在于其固化了自己的社会身份后才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现在想来,从接受教育,到根据热门选择行业,再到进入社会工作,教育于我们而言,更像是一条现代化的流水生产线:它将我们加工、出炉,安放到合适的角落,成为对社会有用的螺丝钉。可这就是教育应该做的全部了吗?教育教育,不仅教知识,更要育人才。这个育,不仅育的是品格,更是能够独立思考的能力。笔者更希望教育的应该是这样的:它是一道自由门,我们从不同的方向进入这扇门,还要通往不同的地方。而要做到这点,就必须给予我们时间,给我们可以选择的宽容,给我们一个更能在自我认识和知识上都有所收获的教育。教育的目的在于内化,而非外在施压。我们能在多大的程度上发现自己、成为自己、并勇于追逐自己,或许就是教育在多大程度上的完善。这样的“自己”需要明确的精神向往,需要扎实的专业基础,需要成熟的精神品质。哪怕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通过这扇自由门成为完美的样子,但教育更多地则像是一种机会、一个平台或一种可能——它予学生们去偌大世界看一看的翅膀,而非成为禁锢他们自由的铮铮铁栏。

我们的教育,培养象牙塔中的顶尖学者是一部分,更多的则是培养平凡生活中的普通人。然而即便是普通的你我,没有精神,再光鲜亮丽也不过是一具躯壳。我们所期待的并不是只存于精神的乌托邦,我们也明白在社会现实中寻求生存的巨大压力。但希望等我们走出校园,在能够安身立命的同时,让我们安身立命的方式也能如愿;当我们走向成熟时,既不至于挣扎于物质,也不必失落于精神。毕竟,于内心和外界中寻找平衡,不仅是教育,也是人生永恒的话题。